首页 99uu优优 古典架空 孤女穿越之浮世初生

第五十八章

孤女穿越之浮世初生 大米不浪费 2005 2017-07-17 17:17:20
  “姑娘,别站在这里,风大。“雪儿往我身上系了件风披就要扶我的胳膊,我躲闪开来,道:“我真的已经好了,为何你们偏要认定我尚未痊愈呢?“  尹煜下令不准我踏出沁阳阁一步,也不准别的人进来,声称我在养病不得打扰,甚至还增了好些个宫人挤在这小小的院子里看护我。  雪儿更离谱,简直到了寸步不离的地步,将我当作一个晒不得淋不得的泥人儿,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干的,直把我憋的心慌。  原本找春玲的把柄,是想为雪儿解气,现如今反倒连累了她。  “奴婢再不能由着您了,若再出了何事...“  “你身子不也寒吗?你跳进去捞了我半天,为何你就那么不当回事呢?“我请王昭为她诊病,王昭都爽快地答应了,她偏说自个儿没病躲着不让看,说是太医给奴婢诊治会坏了规矩,可近日却又咳嗽了起来,我让她在房间休息,又偏要跟着我说是不放心,本觉像我这般固执的人已是少有,她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奴婢大不过是个风寒而已,不碍事儿。“  我叉着腰没好气道:“好好好,我回去。“  “不过雪儿,你为何笃定我那晚就是失足呢?“  “姑娘小点儿声,回屋再说。“  我好奇地跟着她进了侧屋,她关上房门,轻声警告我:“姑娘既已在皇上面前声称失足,便别再将自己的话推翻了。“  “我从未要再给尹煜一个落水的缘由,那内侍也不是故意为之,现下我平安无事,何必去为难别人,我是奇怪,宸妃在此问起时,我并未同尹煜这般说,你为何会回她,我是失足落水的呢?“  “姑娘可看清了那内侍的样貌?“我摇摇头,当时他一直站在树后,就连春玲向我下跪求情,他都不曾露面。雪儿解释道:“那晚奴婢折返回去,首先不是听到了姑娘的求救...“  “嗯?“  “奴婢看到,那内侍将一名宫女推入湖中...或许,她便是姑娘口中的春玲。“  “什么!?“  “当时奴婢只顾着寻姑娘了,救起姑娘时,她已不见了踪影,况且姑娘又昏迷不醒...不过奴婢在那群宫人来了之后,提醒为首的内侍,湖中还有一名落水之人。“  “那...可救起来了?“我吞吞吐吐地问她。  “第二日清晨才从湖中捞起来,已溺亡了。“  我惊恐万分,那夜从他们交谈的言语中可以确信,他们必定是相熟的,不过是寄往宫外的一个包裹,那人为何要害她?  “难道春玲的包裹里,有什么值钱的东西?“  “当夜皇上大发雷霆,与王太医二人在旁守着姑娘,将宫人们都遣了出去,奴婢趁那群人沸沸扬扬的湖中捞人之际,在岸上查看了一番,从疑似姑娘落水之处,捡来了这个。“  雪儿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在我眼前打开来。  那是一颗带着血色,约莫两寸长的狼牙,上头系着的绳子已被扯断,该是用于佩戴之物。  “这是?“  “此物是用来识别佩戴者身份的信物,那内侍,是主子身边六十隐士之一...“  “什么人?“  “只效力于祁氏之主的,江湖中人。“  “祁脩元的人?为何要杀春玲?“  “奴婢不得而知,也不便知晓,只将此事连夜告知下一个线人传了出去。“  我顿时明了,雪儿为了掩护那个人,才先于我说是失足落水,我为了不让雪儿受累,便随着她的话答了尹煜。  那人应知我的身份,为何在我落水后并不救我,而是先杀春玲...  “祁脩元,他要做什么?“我突然害怕起来,“他在这皇宫,留了多少他的人?“  “主子做事自有道理,奴婢只管听从,别的一概不知。“  “若是你没有救起我呢?“我问她,若是我就那样沉入湖底,再也醒不过来呢,“你还会同他们说,我是失足落水的吗?“  “奴婢不想骗姑娘,会!“  我慢慢往后退着,看着眼前陌生的雪儿,心底那个刚刚筑起的暖巢,被她一语刺穿,我恐惧不安的内心此刻竟没了着落...  我该如何...我要如何...  “姑娘同奴婢一样为主子做事,必要时,只能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雪儿,我在乎的不是这条命。“是你对我的情义,是祁脩元对我的...  我愤然离开,这皇宫视人命如草芥,祁脩元亦是。  沁阳阁门前的侍卫将我拦了下来,我就傻傻的站在那里,进退不是。  一阵整齐的脚步声传来,我抬头一看,尹煜正坐在轿撵上,见我站在这里,他立刻下了轿步若生风地走了过来将我拦腰抱起,我看着他紧紧皱着的眉头,怒气冲冲的脸颊,竟有了一丝错觉,我没有反抗,由着他将我抱进屋内,放在床榻上。  “你不要自己的命,可还要程衍的?“  他朝门边低吼一句,“都退下!“  “皇上说过会放了他。“我想了想,又添了一句:“梁初会带着他远远离开,绝不插手别的事。“  “梁初,你兴许是没听明白,你和程衍,只能走一个。“  “皇上亲口说的话都能反悔,梁初也可翻脸无情。“上次的旧账还没同他算,我抬起膝盖朝他下半身踢过去,他敏捷地躲开,返将我按在身下,惊讶道:“你这是做什么?我可还指望着你给我生个儿子。“  “起开!“我大声喊着,直将自己的耳朵都震了震。  他出人意料地放开我起身坐直,我没了束缚,又一脚踢在他背上,奈何他居然纹丝不动。  “梁初,别激怒我,你如今身子尚未恢复,我不想碰你,若是你再这般不知分寸,我便顾不得这么多了。“他冷着脸回头,“懂吗?“  “不过就是水牢再多待几日,大不了拿了命给你,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我要你的命做什么?“外头传来敲门声,尹煜走过去将药接了过来放在榻边,轻轻地吹着,“我要的,是你这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