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宿命里有你,是喜是悲

第三十六章 回家吧(一)

宿命里有你,是喜是悲 小钰拉钩发誓 5007 2017-07-17 17:07:29
  12月,广州的天气没有想象中的热,温和的阳光下透着冷风。虽然那是一年四季花开的城市,道路两旁却也有堆积的树叶,谁说四季如春就没有萧条,可世间万物都逃不过那种轮回的宿命。  魏可心,宋敏柔一行二十余人,上了刘子浩准备的大巴车,小姑娘们疲惫了一路,早已没了登机前的精神劲,这会儿东倒西歪的打瞌睡。唯有宋敏琪和李玥儿处于精神中,谁也说不清她们的兴奋点在哪。  宋敏琪抬头喊着“姐”,一连几声都没回应,着急起来“糟了,不是拉机场了吧”。  杨勤勤无语,眼睛也没睁开,用着无奈的语气说“安了,敏柔姐和可心姐在刘总的车里,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路痴~~~”  宋敏柔没想到刘子浩会亲自来,出机场看到他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通告安排中没有大BOSS的戏份啊,这突然空降是几个意思?  车上的三个人没什么话题,气氛有些尴尬。让开车的刘子浩有些烦躁。“你看,我说我们很快就会见面吧”刘子浩开着车,一脸的得意,宋敏柔恍然大悟,这是上次离开B市,他对她说的话。和容旭尧不一样,他属于阳光男,总是一脸笑意,有种平易近人的感觉。但是阳光的背后是冷戾,被一道屏障隔绝,如果不小心踏入,绝对不必容旭尧手软。  “我没想到你会亲自来,有点意外”敏柔客气的回答。  “你肯定是忘记了我和你说的话,真伤心,还不如那匹马”  “什么马?”魏可心听得云里雾里的,完全不在两个人的频道上。宋敏柔悄悄的解释给她听,那些过程魏可心差点一口水喷了出来,这个T企的BOSS是在钓妹子吗?  广州行,两个大的一个小的在酒店门口缠着宋敏柔,要求同住。魏可心觉得中间的那个人要被撕开了,怎么脾气这么好呢,被三个小崽子折磨还一脸笑意,露出温柔,还真是有母性有光辉。看来需要自己拯救一下了“好了,都各自回各自的房间,敏柔和我一个房间。”  然后丢下一干人,夺走她手中的钥匙,拉着行李回了房间。李玥儿、果子和宋敏琪在后面张牙舞爪的朝着魏可心的背影做鬼脸,心酸的接受现实,只能自搭配室友了。  晚餐,刘子浩宴请大家被宋敏柔婉言拒绝,改成了自助。她的解释是,不想让她们太拘束。刘子浩并未生气,而是玩笑式的回应了一句,是你太拘束吧。宋敏柔心想,我并不是拘束,而是才到广州就接到了容旭尧的电话,千叮咛万嘱咐让离着您老人家远点,四处都是他的眼睛,要是还不知趣的往身边凑合,是活舒坦了吗!  虽然这次外务出差是半个月的时间,但是停留在广州只有5天,整个行程的安排比较紧凑,所以在到达的第二天就是新闻发布会,大小知名媒体,资深玩家,同行同业,以及大BOSS刘子浩等人齐聚现场,好在宋敏柔做足了功课,她们的粉丝给力,每家10位死忠粉在现场,互相帮衬口号,声势浩大,给台上的孩子们撑足了面子。所以这次的新闻发布会比前二季的都热闹,单独粉丝人数上说就多了好几倍。让原本等着看笑话的媒体大吃一惊,纷纷抛出新闻,更有幕后独家采访。为接下来二、三天的活动大足了气。  宋敏琪这次的行程比其他人要累,她不仅和大家一样,参加现场粉丝互动,路演,海报拍摄,集体合声,她还承担了网游的两首单曲,一连三天录歌到后半夜2,3点,清晨6点起床化妆,拍摄MV,保持最佳的状态,下午一同演出,吃饭都是在车上度过的,好在宋敏柔一直陪在身边,拍摄间隙和赶场的途中可以充分的照顾她。  不得不说,她和宋敏琪一样,都继承了爸爸的聪明才智,天资聪颖,属于一点就透的类型,所以最后一天的MV录制比前几日顺利,原本制定3个小时的时间1个小时就收工,导演组所有人都为她点赞,也非常钦佩这个小姑娘的韧性。最后,宋敏琪礼貌的向所有制作人员道谢,告别,赶回酒店,准备下午的粉丝互动现场。  保姆车上,宋敏琪闭着眼躺在敏柔的腿上,享受着久违的安静时光。  “姐,我头疼”她撒着娇似的将原本靠向外侧的头滚向宋敏柔的怀里,揪着衣服上的扣子,玩的自嗨。自打来到广东就没有好好休息过,每天几乎是2个小时左右的睡眠,连一顿正餐都没有,她感觉体力严重透支。  闻言,宋敏柔抬起双手,抚上额头,轻轻的按摩。看着她泛白的小脸有些心疼,这条路原本就是辛苦,自己又为大家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到底是对还是错,是不是太着急了呢。她第一次对自己的决定产生了质疑!  也许是感到了宋敏柔的心疼,姐妹俩从上次敏柔住院时候说了几句心里话到现在都不曾正经的聊心事。她们一直在考虑彼此的感受,不愿意让对方承受更多的责任,那些不好的事情自己能消化就消化,尤其是宋敏柔,一直拿宋敏琪当没长大的孩子一样宠着,让她越来越贪恋孩童时代随着家庭变迁而丢失的公主生活。直到这一次她突然意识到以前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自己都不曾这样娇气,就像是一辆打不透的小坦克,现在有姐姐在,大脑都不愿意思考,什么都是安排好的,有苦有累只要张口就有人摆平,就像小时候有爸爸在一样,自己的头顶总有一片蓝天。  “你这样宠我,会把我宠坏的。”  宋敏柔被她的话逗乐了,她说果子爱撒娇,却不知道自己比果子有过之无不及,敏柔宠溺的捏着纯白的脸颊“我的小琪这么乖宠不坏的”  “这么多年,你,过得好吗?”敏琪声音轻轻的,有些怯懦,这是憋在心里很久的话了,从第一次见面就想问起,当时碍于面子,心里的障碍,硬生生的换成了伤害的语言。  “还好吧”敏柔抬起头,看向窗外,这么多年什么是好,什么是坏?简单的三个字囊括了所有,心底的痛,记忆中的苦涩无法掩盖。  宋敏琪没有追问,是因为她知道有些记忆一定是令人悲伤的,她不想让姐姐在不情愿的前提下揭开那些。她自顾自的说起了自己的心里话。  “那,你想过我吗?我是想你的,总是梦到小时候等你放学的场景,但是梦的结尾总是等不到你,周围一个人也没有,家也不见了,只有我一个人,经常哭着醒来。然后清醒的状态很恨自己,为什么要想你呢,你都不要我了,妈妈也不让我想你。所以我拼命的想要忘记小时候的岁月,可从来都没成功过,越想忘记记忆越深。”说到这,敏琪感觉眼窝有些潮湿,把头埋的更深了一些,深到宋敏柔有些看不到她的脸,平抚了一下情绪,敏琪继续了话题。  “爸爸刚离开的时候我相信了所有人的话,就像催眠曲一样,深信不疑,那个时候我既想你又恨你,后来,12岁的时候,我无意间发现了爸爸的日记,那里记载着爸爸的故事,虽然前半部分像一部曲折的爱情小说,很感人,可我发现了一个秘密,爱情里没有先来后到,更没有绝对的错,简单的说还是因为爸爸的优柔寡断,迫于家族的压力,阴差阳错的耽误了两个女人,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城市她们都为她生下女儿,虽然直到彼此的存在却过着自欺欺人的生活,后来一个死了,爸爸把家庭的重心逐渐转移到另一个女人那里,甚至忘了家里还有一个女儿。为了让小女儿得到好的教育,弥补对妈妈的愧疚,他在没有任何准备的前提下,强行的用冷暴力让大女儿接受他的爱情故事。男人还真是粗心大意啊,他为什么不换个方式呢。我想那个时候,大女儿的心里是抗拒的,对于家是恐惧的吧”敏琪停顿了,她明显的感觉到了,搂着自己的手臂收紧了,姐姐的手有些颤抖。她想翻身,被阻止了“姐,你还好吗?”  “没事,你说吧”声音带着一丝哽咽,强忍着不落泪。同样,她也感觉腹部,敏琪枕着的地方,泪水已经打湿了衣服。  “尽管我当时很喜欢那个姐姐,但是总是被拒绝,摔倒住院,妈妈开始紧张,莫名其妙的护着我,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一次,我去找爸爸,书房的门露了一条缝,爸爸的脸色有点狰狞,我害怕的不敢出声,不一会传来了争吵声以及重重的巴掌声,胆小的我跑了。我不知道也不能体会到你的伤心,事后像个傻子一样,继续着公主梦。想想自从那次,你似乎有一年的时间,在家里没有露出过微笑。而爸爸和妈妈经常带着我出入商场,宴会,参加各种聚会,旅行,日子过的家里好像只有三个人。其实,我有偷偷的问过爸爸,他倔的像老头一样不说话,后来习惯性了也就不问了。日记的后半部分,我没看完被妈妈发现了,但是我记得爸爸画了很多凌乱的东西,还写着一些对不起的词语,我不懂,也没有机会再看。其实,你的生日,爸爸一开始并不记得,是因为班主任的定期慰问短信才意识到,那已经是下午,他把自己关在书房,我去过,没打开,我想他是在懊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些错误并不是单方面的,甚至说不是一两个人的,周围的人就没有错误吗?虽然没有正面参与,但是同样是帮凶。妈妈为什么不劝劝爸爸?为什么不去关心你?我们有什么错呢?日记停止在那天,爸爸外出找你时发生了车祸,所有人的矛头都指向无辜的人,我不知道你被送去了哪里,开始我并没有什么感觉。后来,我很想知道你过得好不好,包括,看到你背影的那一次,你知道吗,我好激动,但是等来的又是好多年。虽然,这么多年,爷爷奶奶家还是不接受我们,生活不是很宽裕,也不是很顺利;没了爸爸,虽然比同龄人早早成熟,承受更多,至少我有妈妈的宠爱,有爸爸留下的家,每年还能去看看他,说说心里话,但是你有什么呢,连爸爸葬在哪里都不知道,孑身一人而已。你说亲情是不是很奇怪呢?还是冥冥之中爸爸在引领我们,在H市训练的时候,当我知道你的存在,埋藏在心里的想念一下子就散开,流到身体中每一处,渗透到骨缝。”  “其实,我们的第一次见面,我有些激动,可是内心那一道坎,加上姐姐你太冷了,我不敢上前。如果不是你前一段时间生病,我可能还会继续固执下去,只为了可笑的自尊心,你明明对我那么好,为我做了那么多,受了那么多委屈,我却不懂事。我说这些,没有什么,只是很幸运有你这个姐姐,在困难和不如意的时候,有你在身边,能窝在你的怀里,就算消磨时光也是幸福的。这样的温暖别人给不了,即使是妈妈,即使以后有了家庭都代替不了姐姐给我的爱,这个世界上,有些话只有姐姐能听啊。而且,没有姐姐,我不会成为现在很棒的自己,我会变得强大,不让你那么辛苦”  宋敏琪的心里话让敏柔泣不成声,她庆幸送敏琪了解了儿时的自己,她庆幸宋敏琪真的放下了心结,爱自己,那么她所做的一切都不是白白付出。  “傻瓜,你是我妹妹,小时候拒绝过你却从来没有讨厌过你,我也一直是爱你的,这么多年,怎么可能没有想你,我无数次的想让时光倒流,欣然接受那本爱情故事,哪怕是最后留下爸爸,我去代替命运的鬼使神差,至少你的生活不会残缺,是有一片天空的……”她还没有说完,就被宋敏琪的手捂住了嘴。  “不要,不管是谁,谁不在了我的生活都不会完美。我不管你以前过的怎么样,以后,你不能什么都独自承担,上一次你被送去医院,你知道我多害怕嘛。姐,你会原谅妈妈吗?”宋敏琪一脸担忧的看着敏柔,她害怕妈妈和姐姐见面的那一天,那场家庭灾难,妈妈也有错,她们隔阂太深,不是她能介入的。  “你多想了,上一辈的事情我一点也不愿意参与,对与错于我们来说都没有意义,而且我有什么资格说原谅不原谅的话呢,我没有资格啊……”声音最后轻的近乎喃喃自语。  “姐,姐”宋敏琪起身摇晃着有些失神的敏柔,“爸爸那件事情不是你的错,是大家处理事情考虑的不够全面,车祸这种事情谁能料想到,这是意外啊,姐你不要再沉浸再过去了,你有资格,有资格!”  宋敏琪好害怕她这个样子,就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漫无目的的在这世界上不知道疼痛,没有自我,直到自体消亡。宋敏琪不要姐姐成为那样的人,她有自我,有梦想,以后还会幸福。她焦急的吼叫,反复摇晃瘦弱的肩膀,红了的眼圈再次泛滥出晶莹的泪珠。  “好了,快躺好睡一会吧,下午还有活动。一会眼睛肿了看你怎么出门。”宋敏柔逃避着,有些事情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放下,更何况还有。  “我不,你答应我不要再想那些事,不要再沉浸过去的灾难里好不好”宋敏琪不依不饶,一定要一个答案,一只手半撑着身体,另一只手摇晃宋敏柔,一脸倔强的问着。  “好,好,好。小祖宗我答应你就是了,再晃我就散架了。还有一个小时,就到酒店吃午餐,你确定不再睡会?”  听到了肯定的答案,宋敏琪再度躺在她的腿上,和开始上车的姿势一样,闭着眼睛,拽着下衣襟的扣子,有些迷糊的说着“那后天H市的外务,你要和我一起回家,我们去看爸爸好不好。”  她轻轻的拍着敏琪的背,这个孩子是个温暖细腻的人,比想象中还要温暖“好,我们一起去看爸爸……”  宋敏琪真的很累,肢体已经严重透支,话还没说完就渐渐的进入梦中,前方的司机师傅从姐妹对话开始就放缓了车速,静静的倾听,天下多少人家的兄弟姐妹面和心不和,多少人家的兄弟姐妹贪图的是父母的财产,互相贬低。她们小小年纪,相互扶持,宽慰对方,流出最真的感情,在物质横飞的社会里不多见。  “宋经理,你有个好妹妹,是你的福气,我很羡慕你啊,如果我家的两个孩子能像你们之间的相处一样,我死了都闭眼喽”  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抚摸敏琪甜美的睡颜“谢谢您。小琪很善良很暖心,确实是我的福气”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