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99uu优优 穿越奇情 未归人:往生无渡

第五章 殷王府的交易

未归人:往生无渡 不古隐人 3080 2017-07-17 16:27:42
  “叽喳,叽喳……”殷王府内,一群鸟儿在树的枝头欢快地叫着,好像在迎接着什么。  一间奢华的房子,房子外的柱子全是用红木建造,红木上串着白玉之环,华丽的帘子围在房门外面,点缀着若隐若现的茉莉花香,奢华至极。  “唔,疼,脖子好疼。”珝嫄意识已经恢复,抬起了沉重的眼皮,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景象。  “嗯?”珝嫄看着眼前的景象,脑子一片蒙。缓缓坐起来,只感到浑身疼痛不止。一抬头,便看见一排排的人。  “见过姑娘/小姐”这些人齐齐下跪请安。  其中年龄比较大的几个丫鬟开了口:“姑娘你醒了?怎么样,睡得还好吗?”  另一个丫鬟:“姑娘饿不饿?口渴不渴?”  “小姐是想先更衣还是想先洗脸,热水都备好了”  “……”  这阵势真是……  “额,你们是谁阿,我这是在哪?”珝嫄本想逃跑,但看到这些人并没有恶意,也就卸下了防备。  一个年龄较大的丫鬟:“姑娘现在是在殷王府,奴婢们都是奉命来服侍您的。”  珝嫄:“殷王府??”“殷王府是什么?”  丫鬟:“殷王府是当今殷王的府邸,乃是先皇亲口赐予王爷的。”  殷王?听着有些耳熟,珝嫄仔细的想,想起了那个大娘说的话:“殷王爷会时不时的救济……”说的应该就是这里的殷王吧。“那我为什么会在这里?”这是最关键的,自己一觉醒来便来到了王府,只记得昨晚在黑漆漆的夜里自己被打晕了。  “小姐当然是被咱王爷给绑来的。”在家丁当中,一个嘴快的丫鬟说出口,一说完,自己便后悔了,只见所有人都齐齐的盯着她,除了珝嫄是惊讶的表情外,其他家丁都愤怒的看着那个嘴笨的丫鬟,恨不得吃掉她。那丫鬟自己心中还嘀咕:难道我说错了吗?  珝嫄嘴角笑了笑。接着又问:“那你们知道,你们王爷为什么要带我来王府。”家丁们都摇了摇头。话音刚落,便进来了一位中年男子,只听所有奴才都喊了声:“李管家好。”珝嫄听后,立刻撩开被子下了床,光着脚丫直直的站在地板上,也学着那些奴才们称呼:“李管家好。”这人是个管家,但看这局势,在王府的地位不低。  “姑娘不必多礼,我是来带姑娘去见王爷的。”  “见王爷……”还没做好什么心理准备。想了想,自己也正好有事想要弄个明白,干脆就随着他去见一见传说中的殷王吧。  “嗯,好。”说完后,便有几个丫鬟上前来为珝嫄梳洗打扮。  走廊内。  珝嫄跟在李叔后面,左顾右盼的,对一切都很好奇,她也是第一次来来古代的王府中,用碧玉做的假山,金色的花朵,满池塘的莲花,很是华丽。一路上,经过的丫鬟都向他们问好,很是规矩。“你们王爷应该是个很有规矩的人吧。”珝嫄随口说到。  李叔:“是,王爷确实很有规矩,但姑娘如何看出。”  珝嫄:“因为我看到过路的丫鬟都会行礼,即使我是外人也会很恭敬的朝我微微点头。”  李叔:“呵呵…这就算是很有规矩吗?在我看来,姑娘才算是个有规矩的人。”  珝嫄:“嗯?为何?”  李叔:“我进姑娘的屋子时,你并没有坐在那里,而是同那些丫鬟们一样向我行礼。”  珝嫄:“哦,因为在我们家乡,无论什么情况下,晚辈都要向长辈问好,不分地位大小……而且,我才来这里,对你们的规矩也是懂点,不想在这儿惹到不该惹的人,并非是怕他们,只是讨厌这种生活方式,讨厌尔虞我诈的环境。”  李叔:“姑娘到是实诚。若非要让姑娘踏入这个领域呢?”  “顺其自然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嘛。”珝嫄想都没想便说道。李叔瞥了珝嫄一眼,只是笑了笑,并无回答。  …………  “到了,姑娘自己进去吧,我还有事在身,就先告退。”说完后,便匆匆离开。  珝嫄一人站在门外,踌躇着该说些什么,这个殷王也不知是怎样的人,好不好说话,一声不响的就把自己给绑来了。  想着,便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一黑色的背影,乌黑的长发缓缓散落。那人慢悠悠的转过身,嘴角带着邪魅的笑气。一转身,珝嫄便后悔了。  “你,你不是那个……”  “哪个?是你偷看洗澡的人,对吗?”刚说完,珝嫄便皱了皱眉,“我并不是故意要看的,只是为了寻找出去的路。”  “呵,那些婢女们没有教你,见到本王是要行礼的吗?”殷玉天并无理会珝嫄的回答,自说自顾得。  “没有……”珝嫄一点儿也不让着殷玉天,他不喜欢对着别人低声下气,而向李叔问好,是尊敬,与他不同。  “哼!”殷玉天轻哼了一声,邪魅的眼神看着珝嫄,简单的发型,头上只有一个银簪子,身上是素白色的衣裙,裙摆上绣着一朵独自盛开的莲花,一旁的两片青绿色的荷叶衬托着,出尘的气质,简单大方不失优雅。与上次看到的仿若两人。  “没想到你还是有些姿色。”说完后,嘴角邪魅的笑了笑。  “什么?!”珝嫄没想到自己被调戏了,况且他说的话,仿佛自己不收拾前是很难看的,眼神中充满怒意的盯着眼前的人。  殷玉天似是玩够了,脸面变得严肃起来,恢复到了原来的冷酷。他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毕竟南魏风已经向自己出手了,上次追杀他时,将珝嫄丢在了京城,也只是不想被南魏风发现玉佩的事才出此下策,却没想到这个女人又招惹到了敬王和持玉萧的人,又给自己增加了负担,现在自己得到了,就得抓紧时间想到利用玉佩的办法,不然落入他人手里可就糟了。  “不用废话,直接开门见山吧,你来自异世界,对吗?”  刚一说完,珝嫄心中便咯噔一跳。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来自现代,自己并没有告诉他。  微妙的气氛在产生,珝嫄盯着殷玉天,声音竟变得有些冰冷:“我不知道王爷是何意思,也不懂王爷说的话。”  殷玉天:“本王说的什么你自己心里明白,不管你来自哪里,但本王想要的,只有你脖颈间的镜魄。”殷玉天直直看着那五彩玉佩,眼神中竟有些贪婪。  珝嫄:“镜魄?你是说这个玉佩?”  殷玉天:“……”  珝嫄:(蹙眉)“为何要盯上我的玉佩,只是一枚玉佩而已,不用费这么大的力气吧。”  看来她还不知道镜魄的事,不过这样也好,免得知道后惹来麻烦,招来是非,殷玉天想到。“到是聪明……镜魄难得,乃是上古女娲制造,极其珍贵与罕见。”  珝嫄:“所以呢?”  殷玉天:“所以本王想把他献给皇上,也好让自己在朝廷中多个免死金牌。”  珝嫄:“……”殷王想用一枚玉佩换免死金牌,在怎么想都是不可能的。大娘说过,几个皇子之间皇位的争夺。这个殷王大概是想谋权篡位,只是这小小的玉佩又能带来什么风浪,看来关键是在这枚玉佩身上了。他不愿意说,自己也不逼他,如果利用玉佩再加上殷王的力量来帮自己找到回去的方法,那可就方便多了。“我可以将镜魄给你,只是我有条件。”  殷玉天:“你别忘了你还欠本王一条命。”殷玉天隐晦的眸子盯着珝嫄,还是第一次有女人跟他交换条件,利用玉佩来扣住他,呵,好手段。  珝嫄:“自然没有忘,殷王的能力我也是见识过的,这条命以后有的是时间还。但现在镜魄这件事,就看王爷答不答应了,我想,这是一块很好的肥肉吧。”哼,想拿之前的事压我,门都没有。  殷玉天没想到珝嫄把自己推到了浪尖上,前后都无退路。杀了她,就会得不到镜魄,即使得到,镜魄的解法便无人知晓,轮回的启动也还需要她;若不杀她,她便凭着镜魄来摆布自己,以此来完成她所想的。本以为她很笨,到关键时刻也会一鸣惊人。“是何条件。”  “动用你殷王的所有力量,帮我找到回去的方法。”  殷玉天:“……本王答应你。但是,这段时间,你要住在王府。”  珝嫄:“可以,反正我也没住处,不住白不住。……哦,对了,你那些婢女太多了,我承受不起,我这人不喜欢啰嗦,不喜欢吵闹,挑上两个,陪我做个伴就可以了。”  殷玉天脸立刻黑下来,她竟把王府当做客栈了,挑三拣四的,还如此不客气,真是岂有此理。但也只能把气鳖在心里,无处可发。刚想说什么,外面传来了李叔的声音:“王爷,该上早朝了。”  殷玉天:“……”  珝嫄:“既然这样,那我便不打扰你了。”说完后,便出了门,向李叔问了好,就照原路回到屋子。  李叔一进门,便看见殷玉天发黑的脸,“王爷。”  “哼,走,上早朝。”李叔也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把殷王气成这样,但看那姑娘的心情倒是不错,便无奈的笑了笑。跟上了殷玉天的步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