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68.相亲(3):庄芷文反击

爱完再闪:总裁,求放过 琴五哥 2182 2017-09-13 13:28:40
  拖鲁班去救万家,门儿都没有!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份儿上,还有什么好谈的。庄芷文早就按捺不住了,这会儿觉得忍无可忍、无需再忍。呵呵一声冷笑,按住肖静雅捏成拳头的手,慢条斯理的开口:  “拖你们鲁班,来救我们万家?说实话,我真不知地这话从何说起。别说我们万家集团运营良好,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救不救的。就算说到救,那也是我们万家来救你们鲁班啊。鲁班建筑危机已近,半条腿进了破产的边缘,您还不觉得吗?”  你开玩笑吧?  就像肖静雅听不得刘太太埋汰万家,刘太太又怎么能让一个小孩子来说她引起为傲的鲁班建筑?她当即就翻了脸,怒斥庄芷文:“住嘴,年轻人不知天高地厚!”  庄芷文倒是一点也不恼的样子,风轻云淡:“我难道说得不对吗?江城的房地产行业早就已经饱和,有先见之明的地产商,早就急流勇退、另谋出路了,你们还一根筋的吊在这上面,不是自寻死路又是什么呢?说实话,我不知道你们能不能抗得过国家的下一轮调控。”  虽然你危言耸听、虚张声势,但是庄芷文说的多少还是有一点道理,刘太太强作镇定:“不懂装懂,信口开河。”  “是我不懂装懂、信口开河呢?还是刘太太在掩耳盗铃啊!连万科都开始降价了,王石都说都对房地产行业持谨慎乐观的态度,您还在这儿嘚瑟什么呢?万科不做中国住宅行业的领跑者,还可以争取做城市发展的领跑者。你们鲁班建筑呢?”庄芷文一甩长长的黑发,脸上露出好笑的表情,板着手指,煞有介事的数着:“一,没有技术含量,二,没有核心竞争力,三,没有品牌影响力,四,没有高瞻远瞩的领导人……啊呀呀,不数不知道,一数吓一跳。你们鲁班建筑问题这么多啊!”  庄芷文身子前倾,嘴巴啧啧的惊叹着,未了,手扶住好看的下巴,歪着头,对着刘太太一笑:“刘太太?你们现在的负债率是多少,方便透露一下么?”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转型?要不要我们拉你一把?”  真是没想到一个从未进进入职场的小姑娘说起话来言辞这么犀利,倒真是小瞧了她们。  “我呸。一个做得越多、亏得越多的行业,就算要转型,我们也不会眼睁睁的往坑儿里跳。”  再说了,两家的产业不在一条链上,相隔十万八千里,转型也没这种转法。  “你说得再多,就算把我们鲁班建筑贬得一文不值,那也还是江城的地产龙头。倒是你们万家呢,就算你吹得天花乱坠,那也是在亏损和破产的边缘挣扎的乱企业。我是那只眼睛也瞧不上的。”  “你。”  庄芷文一时气结,没词了。  刚才本来还在想,跟一个小姑娘较真吵架,说出去不好听。以后还指望儿子娶个真正的大家闺秀呢,要是传出去刘家有个嘴巴恶毒的婆婆,倒是不好。但是这会儿,忍了半天的气,突然体验了对方词穷的快感,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你什么你?守着个快破产的乱企业,在这儿充名门闺秀。我们儿子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你不要还没进门,就惹恼了准婆婆,到时候可没你好果子吃。”  庄芷文呼的一声站起来,肖静雅拉都拉不住。  “你儿子看上了我,你就成我准婆婆了?笑话,那也要看我看不看得上你儿子!我就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准婆婆,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哪儿来的脸在这儿大放厥词,你们鲁班建筑才破产边缘呢!”  一直安静,没有存在感的刘辉终于忍不住了:“庄芷文,不准你这么说我妈。”  “喔,不准说你妈啊,那就说你好了。”  庄芷文本来就抗拒相亲,早上被婶婶数落一顿,来了又碰到男方故意迟到、有意轻视,完了还把庄家的家族企业贬得一文不值……她觉得自己就算有再好的脾气,这会儿爆炸也算合情合理。  “刘辉,是吧?小学调皮捣蛋,考试门门不及格,三年级就留级了。中学时自己打架斗殴不说,还组织学生打群架,终于在初二被学校开除,转读私校。高中就更过火了,年纪轻轻的学人早恋,还搞大了同学的肚子,你妈花了高价才平息此事,对方的奶奶是被你们活活气死的。”  这回轮到刘太太生气、发怒了,岂止是青筋直爆?浑身发抖的刘太太,耳边传来清晰的牙齿打颤的声音。  这么隐秘的事情,她是怎么知道的?  当年,李家那小姑娘十分机灵,才一次例假没来就发现了端倪。李家的爸爸拿了钱,火速给孩子打胎,然后就转了学。本来是神不知鬼不觉,甚至连学校的老师都没有惊动,她是怎么知道的?  “还在上大学,就变成了花心大萝卜。短短四年时间,交的女朋友有十位数吧?”  “还有,你妈见人就夸,说自己的儿子长得英俊潇洒,一表人才。你这张脸,是不是在韩国整的啊?”  “你胡说,我一个大男人,没事儿整什么容啊?”  “你没事儿当然不会整容啦!可是如果有事儿呢?你仗着自己钱多胆儿肥,为了一个女孩子跟人争风吃醋,连道儿上的人都敢惹,这脸是被人动过的吧?修不回去了,只好索性改一改,是不是?”  庄芷文一桩桩一件件的说出来,还没有说完,刘太太就已经脸色煞白了。  没见过相个亲,底细调查得这么清楚的。既然都调查清清楚楚了,还来相什么亲?  这些事儿,要是都传了出去?  连肖静雅都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到这一步,她紧张的拉着庄芷文的裤腿,近乎哀求的看着她:姑奶奶,我们不相亲了还不行吗?能不能不要把话说得这么绝!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  刘太太到底不是肖静雅这种家庭妇女,也是白手起家,在商场上风风雨雨过来的。这会儿镇定了心神,徐徐开口:  “你们想要多少?报个价吧!”  什么?  “我看,你们根本就不是诚心诚意来相亲的。要多少钱才能不出去乱说,开个价吧!”  庄芷文当然没想开什么价,就连见钱眼开的肖静雅,也没料到会有这一出。两人同时露出惊愕的表情,真实得让刘太太始料不及。所以,你们既不是来相亲,也不是来敲诈勒索,单纯就是来消遣我们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