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99uu优优 穿越奇情 盛宠娇颜

三十章 痛经

盛宠娇颜 茶绅 2218 2017-09-13 13:07:44
  三十章痛经  不得不说人的眼睛闭上的时候敏感度会提升许多,更何况沈歌笑本就是善于调度感官的人。大约过了一个时辰左右,沈歌笑正想抬步向阵门走去……  遭了……  小腹传来一阵阵坠痛,下身也传来湿漉漉的感觉。沈歌笑不由捂住小肚子,脸色苍白地蹲坐在原地。  意识越来越模糊,沈歌笑这时候仿佛又经历了一次第一次出任务的时候,周围的队友相继死去时自己的无助,贝齿紧紧咬在一起。  男人在小筑里品着茶等着沈歌笑破阵走出来。那阵法简单,相信她即使没有学过阵法也不会花太多时间。  可是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了,他在这儿已经等了近两个时辰了,桌上的茶已经凉了,男子没想继续,索性进阵去看看那丫头怎么还不出来。  刚到阵门,差点踩到了阵门前的小身影,赶忙收住脚步。  沈歌笑娇小的身子缩作一团,蜷缩在阵门口。小脸苍白着,贝齿紧紧咬住唇瓣,渗出些许血丝,让那本来白皙的小脸变得更加苍白,嘴角处的血丝显得触目惊心。  赶忙将小人儿抱在怀里,“沈小姐,沈小姐?”  怀里的人儿还是没有回答,男人的心慌了,“笑笑,笑笑……”  “疼……”怀里的人儿似乎终于有了反应,死死抓住他的衣服。轻轻哼了一声后彻底晕死过去。  “笑笑,笑笑……”这次怀里的人再也没有回答,将沈歌笑死死抱在怀里,怕失去她一般。  他见过多面的她,初见时惊为天人;再见时有些腹黑;再后来他又见过沉静的她、端庄的她,就是没见过她脸色苍白,毫无活力的她。  赶忙抱起怀中的人儿,走出阵法,向城内飞奔而去。一路跌跌撞撞,刚刚回到府上,一边疾走一边大喊:“清风,快去找清伯来。”  清风还未看清自家主子的身形便懵了,主子怀里……好像抱了个人。回想主子的话,不敢怠慢,赶忙将睡梦中的父亲拧着一路疾走到栖枫院。  陆谨枫在屋内就听见清伯的数落声,“哎呀,你这臭小子这是不孝,快放开,快放开你老子,看我不家法伺候。”他老人家哪儿能经住这种折腾。  “父亲,快点儿吧,爷等着你呢。”清风也很无辜。  “什么,爷受伤了?你不早说。”说完也不理会自家的不孝子,疾步走入房间。  陆栖枫正在床前守着,满目担忧。  清伯见自家主子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顺着陆栖枫的目光看见了床上的娇人儿。  虽说满脸苍白,失了血色,却依旧不损她的美貌。杏眸垂闭,苍白的嘴唇上几丝血红更显较弱,好似随时会消失一般。  清风父子都看见了床上的绝色人儿,清伯从未见过如此精致的人儿,清风却是好奇。作为主子的贴身侍卫,他是见过沈歌笑的。心下奇怪,沈小姐怎么会在爷床上?  “清伯,快给她看看!”低沉的声音带着颤抖,这样的爷清风父子从未见过。  清伯不敢耽搁,马上拿出棉垫将沈歌笑的右手搭在上面,才开始为她诊脉。渐渐地,清伯的脸色变了变,想开口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这表情落在其他二人眼里那就是沈歌笑情况不好,不然以清伯(老爹)这么高超的医术怎么会是这种表情。  陆谨枫心下一痛,不敢问结果,满眼悲戚;清风则是为床上的绝色人儿惋惜,可惜了沈姑娘这般容貌,年纪轻轻就……  清伯抬头见二人这般表情就知道他们想差了,可是这种事情……无奈,清伯还是红着一张老脸说道:“这姑娘无碍,只是月中气血不足,宫寒腹痛所致。”  “什么,爹,人都昏迷不醒了,怎么还没事儿呢?你说的什么呀?”情歌一脸你老糊涂了的样子,床边的陆谨枫也是一脸凝重。  “就是这姑娘来月事了,腹痛所致,老夫行医多年这都能弄错。”清伯一张老脸气得通红。  陆谨枫和清风的脸也红了,不过不是气的。  两大爷们儿虽然对那一堆医理仍然不明白,但那“月事”两个字还是了解的。  清伯见自家主子的囧样也不多留,拉着清风下去抓药去了。  房间里只留下陆谨枫和沈歌笑两个人,虽然她昏迷着,陆谨枫依然觉得尴尬。近二十年的人生中没碰过女人,对这些一无所知。  可是看着床上的沈歌笑依然苍白的小脸,不由得心疼。想到她每个月都会这样,恨不得代她受痛。  如果之前还会疑惑,经过之前的心痛,陆谨枫对自己的心意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己喜欢这个女孩儿,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但就是喜欢。  也许是初见时的惊鸿一面开始的;也许是云天楼中她的狡黠腹黑开始的,也许是那日宴会上她的沉着端庄……总之,他喜欢这个女孩儿。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终。  将被子掀开,在沈歌笑的两腿之间,深色床单上明显湿了一块。之前她穿着黑衣,看不清身上的血迹。现在一看,整个下身恐怕都是湿的。  意识到自己在看什么,陆谨枫俊脸上一片绯红。好在屋里没有其他人,看不见他窘迫的样子。  她这样子应该不舒服,要不要找个人来给她换衣服?可是相府只有小厮,没有丫鬟,要不……我,自己来吧?可是若是日后她知道了觉得我唐突了,生气怎么办?  一时间,陆栖枫脑子里闪过无数可能,还没下定决心,手里却传来一阵滑腻的感觉。反应过来竟是自己已经将怀中佳人的外衣已经脱下了。  心里觉得自己孟浪无耻,眼睛却忍不住往下移。  触目所见是一片白皙滑嫩的如雪肌肤,黑色夜行衣半褪至腰腹间,胸前的藕荷色绣并蒂红荷小衣看看裹住傲人的浑圆,只露出衣口处一片雪白的轮廓,隐约可见一对雪白浑圆。  “爷,药煎好了,现在端进来吗?”  外面传来清风的询问,惊醒了想继续一探究竟的陆谨枫。赶忙整理好思绪,把沈歌笑半露衣衫的娇躯藏进被窝里,陆谨枫这才敢让清风把药端进来。  接过清风手里的药碗,“好了,你先下去吧!”,转身想将药汁喂给床上的人儿。  “是,对了,爷,老爹说姑娘这症状如果不仔细调理以后孕育子嗣怕是很难。就算有孕,也会极其艰难。”说完头也不回就走了,脚步还有些许踉跄。  老爹也真是的,让我一个****的男人说这种话,还是对主子说,真是……难为情。  幸亏清风走得急,没见着之后的景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