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谁在耳边呢喃

32.悲催的江临墨

谁在耳边呢喃 畅哥哥哥 1645 2017-11-14 23:56:40
  倪语说:“石头说那最后一个拍卖品就是你拍的,800万?”倪语边说还边用手比划了个八。  “是我拍的,现在在南国你休息室的床头柜上。”南乾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倪语,自己又动手剥起了橙子。  倪语结果苹果,先是自己用牙签扎起来一块要往嘴里送,这就反应过来南乾说的了。  “那套手工工艺品…,我去…800万,人家江临墨也没说错你啊,就是个肆无忌惮花钱的公子哥儿,我要是没答应和你在一起,再转手卖了那个,看你怎么办。”倪语没吃苹果就开始瞪南乾。  “江临墨说我财大气粗?”南乾继续剥橙子,用眼睛瞄倪语气哄哄的小脸儿,想她媳妇儿真好看,活灵活现的样子别提多令他舒心了。  “我和你说我呢,我设计间还有什么值钱的好东西,一并告诉我,我卖了去。”倪语还是没好气的瞪南乾,他怎么就这么笃定她会答应和他在一起呢,南乾这脾气…比她还清冷、比她还洁癖、比她还霸道固执,偏偏吃定了她,她也乖乖束手就擒了。  南乾剥完橙子用桌上的湿巾擦了擦手,就掰下一瓣橙子递到倪语嘴边,倪语虽和他耍小脾气,却也张了嘴,还恶狠狠的咬南乾的手指一下。  南乾看着倪语和他越来越多的小玩闹,感觉心间的温暖填的越来越满,说:“你设计间没有什么值钱的,最值钱的就是我了,不过你舍不得卖我。”又给倪语投喂了一瓣橙子。  “就该给你卖了,江临墨可是说你仗着自己有权有势兴风作浪呢,你要是不这样,人也不能说你是吧,啧啧啧,连兄弟都不待见你。”倪语知道他花800万拍那件手工作品一定是有原因,但她实在不能理解南乾怎么就这么对她放心,南乾究竟是为他做了多少啊。  “那小子就这么大出息,借他俩个胆他也不敢再说更过分的了。”不然他让他在国外呆上个半年,看他怎么回国和戚彩呆一起。  “你们不是两个家族的吗,江临墨怕你?怕你怎么还这么说你?”倪语还是不解,两个家族的接班人,不是所属附庸的关系,江临墨干嘛怕南乾,还这么抹黑南乾干嘛。  “他是怕有我在,戚彩看不上他。”南乾语气里浓浓的鄙视。  “你还真是不谦虚,不过这个江临墨也真是挺有意思的,一听就是个和戚彩一样没正形的。”倪语怎么想也没想到江临墨居然是这样的心思,为了追戚彩还黑了兄弟,不过黑的也是,一看南乾这样就不知道咋欺负过江临墨呢。  南乾不想听倪语评价其他人,倪语和戚彩是好朋友、好闺蜜,应该是喜欢戚彩的性子的,那江临墨的性子和戚彩像…不行,他有必要让江临墨、莫梓扬那两个小子离她媳妇儿远点。  “不说他了,我就知道他的德行。”南乾还是鄙视。  倪语才反应过神儿来,说:“你都知道还问我,你就是想上我这儿看看吧,还绕着么大个弯,和江临墨有什么区别,都是套路。”倪语用牙签扎着苹果,也不吃,就是用牙签将苹果穿到一根牙签上。  “那小子可是欺骗,我怎么和他一样,我饶了他,他这次也凶多吉少了,可甭想打马虎眼过去。”南乾丝毫不担心江临墨不够惨,戚彩应该是饶不了他。  南乾是加了一个月班抢才出来的一周假期,而江临墨没南乾那么大本事,所以现在的江临墨还是在国外的办公室里认命的处理着大大小小的事务,他是真的很烦躁啊,他就是想回去见他家小媳妇,他刚追上的小媳妇儿啊。  谁知道理想更丰满、现实很残酷,南乾走后他的工作量更大了,当初是父亲让他同南乾一样尝试接手家族的各项事业,这回才和南乾一同出国处理事务。  鬼知道南乾没日没夜的工作将他自己要负责的部分都处理完了,就留他一个人在这儿收拾烂摊子,也不能说是烂摊子,也多亏南乾回国那天指出了江临墨的漏洞,要不然现在他还处理的手忙脚乱、应接不暇呢。  正忧伤着呢,就见他家戚彩给他来了电话,欢欢喜喜的接了,张口就叫:“宝贝儿,怎么今儿个视频打的早了?”他俩有六小时的时差,他们一般都是10点钟视频的,视频聊着,等戚彩聊困了也就睡了。  戚彩是刚到家,妆都没卸,脸也没洗就躺在床上给江临墨打视频电话,接通了听到江临墨的疑问直接就问:“那天我和你去参加慈善拍卖会,最后用800万拍下来最后一个拍卖品的那个人你熟吗?”  江临墨虽然追上戚彩了,还是不自信,没想着给南乾洗白反倒是硬着头皮说:“不是和你说了吗,那就是个仗着家里有权有钱的富家公子哥儿而已,再看看我,哪儿有我这么踏实肯干、寻求上进的富二代了。”  “我看那人的气质、气场都不是那样的啊,虽特别收敛了,却还是溢出浑身的气场。”戚彩如实说南乾给她的感觉,她熟识的人中就倪语和南乾是这样有气场的人,轻而易举的能让人记得,那天她就记得南乾身上的气质,今天再见,更是感觉彬彬有礼的背后是有强大气场的王者气息。  江临墨刚才就纳闷,戚彩干嘛提起南乾,这回看她在他这么说南乾之后还夸赞南乾,就很是感到危险。  “宝贝儿,怎么想到他了呢,咱不想那样用家里钱肆意挥霍的人。”  “那他私生活怎么样,交没交往过女朋友,曾经有过几个女朋友?”戚彩没理他说的却是问这些。  “怎么了,咱不和那样的人打交道。”江临墨感觉不对劲儿,这是什么情况,好端端的戚彩干嘛打听南乾啊。  “我问你就说得了,一会儿告诉你怎么了,仔细点儿说啊。”戚彩先不想和江临墨说倪语的感情,只想先弄清南乾是不是真心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