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99uu优优 古典架空 相思莫言深

第十四章 落水

相思莫言深 暮夏倾人 552 2017-11-14 23:59:36
  “那你得努力发大财才行,不然估计是买不了寒风的百草堂的!”陆容笙开口加入道。  季清寒轻哼一声,“我肯定会发大财的!还是富可敌国的那种大财!”然后就买好多小帅哥给我鞍前马后,最后再嫁给一个完美的大帅哥,哈哈哈!  季清寒伸出两手食指,学着金星老师的经典动作,“完美!”  任凭小船在湖面飘了半天,季清寒觉得有点困了,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我们回去吧,我有点困了!”  迟寒风和陆容笙闻此,配合默契的快速划向岸边。  上岸后,三人一起准备过桥,按原路返回。  这时,突然人群拥挤着冲上桥,“快,醉香阁的花魁,绮梦姑娘来了,准备亥时登上湖边的映月台,在月下起舞呢!”  原本同行的三人,被蜂拥的人群冲散。季清寒小心的避让着,慢慢靠向一边,避免被人群冲撞。迟寒风和陆容笙一边稳住身体,控制着自己不被人群带走,一边努力的在人群中寻找季清寒的身影。  陆容笙艰难的挪动身体,打算远离拥挤混乱的的中心位置,站到一旁去仔细寻找。  也许是心灵感应,原本焦急的两人在人群中互相看到了彼此,季清寒笑着跳起来挥了挥手,陆容笙努力的逆着人群往她身边靠过去。  季清寒看着茫茫人海中,向她走来的陆容笙,觉得整个世界都失去了颜色,只剩下努力靠近的彼此,微微分了神。突然季清寒被人用力推了一下,因为刚刚的分神,没有能够及时稳住身体,向湖里倒去,慌乱的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却抓了个空,扑通一声落入水中。  季清寒周围的人看到她在水里扑腾着,大声喊道,“有人落水啦!”却被其他人疯狂的声音盖了下来,没能引起大的动静。  而陆容笙刚也被人撞了一下,稳住身子,再一抬头,季清寒已经不见踪影,心里一紧。大力的拨开人群,陆容笙加快脚步,走到季清寒刚才站立的地方,听到有人在喊有人落水了,紧张的看向水面。  陆容笙看到了正在水里慌乱挣扎、即将没顶的季清寒,没有丝毫犹豫,当即跳入水中,快速游了过去。  “别怕,有我在!”陆容笙紧紧地抱着有点昏迷的季清寒,往岸边游去。  陆容笙搂着季清寒,紧张的拍了拍她的脸,“清寒?清寒?”  “噗~咳咳~”季清寒吐出一口水,咳嗽几声,虚弱的抬头看了眼陆容笙,闭上眼睛,再次陷入昏迷。  陆容笙见此,也顾不了场合,抱起季清寒,施展起轻功,往王府飞去。  “快,赶紧去南湖边把迟寒风带回来!”陆容笙小心翼翼的将季清寒放在自己的床上,转身对严明说道。  看了眼昏迷的季清寒,陆容笙退出房间,吩咐站在一边的丫鬟,“进去给她换一身干净的衣服!”  “王爷,你也赶紧去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吧!秋水寒凉,容易得伤寒!”闻讯赶来的老管家心疼的看着浑身湿透的陆容笙。  陆容笙点点头,接过下人手里的衣服,走进隔壁的房间。  换好衣服后,陆容笙走到季清寒身边,从丫鬟手中接过干毛巾,仔细的为季清寒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王爷,迟大夫人来了!”严明领着迟寒风快速走了进来。  陆容笙快速的让开了位置,迟寒风抓住季清寒的手腕,把了把脉,又翻了翻她的眼皮,送了口气。  “没什么大事,就是呛了口水,受了点惊吓。”  迟寒风起身,走向陆容笙,“清寒昏迷,此刻不宜移动,今晚就打扰你了。秋水寒凉,我去医馆给她抓副驱寒药,马上回来!”  “无妨,你赶紧去吧!严明你跟着去!”  陆容笙屏退下人,坐在床边,运用内力,帮季清寒弄干半湿的头发,摸了摸她的脸,“对不起,没能保护好你!”  约莫过了半个多时辰,迟寒风端着药罐和两个空碗回来了,倒了一碗药,看着一直守候在一旁的陆容笙,“将清寒扶起来,我把这碗药给她喂下去,盖上被子好好睡一觉,明天应该就没事了。”  陆容笙轻轻扶起季清寒,配合迟寒风将半碗黑乎乎的药尽数给季清寒喂下后,又小心的放平她,掖好被子。  迟寒风端起药罐,倒出半碗同样的药递给陆容笙,“听说你下水救清寒也浑身湿透了,你也喝点吧,虽然你常年习武,身体素质比一般人要好,但还是得注意的。”  陆容笙看着黑乎乎的药,刚想拒绝,余光看了眼季清寒,接过碗,一口干掉,撇撇嘴,“你的药,一如既往的苦!”  “良药苦口!”  迟寒风端起药罐和碗,“我们出去吧,让她自己好好休息一夜!”  陆容笙本想守着季清寒,转念一想,自己没有立场,点点头,随着迟寒风走出房间。  “不早了,你今夜也在王府休息吧,我已经让下人打扫好房间了。”  迟寒风将手中的东西交给一边的丫鬟,“好。”  明月高悬,万籁俱寂。  陆容笙躺在床上,闭上眼,满脑子都是季清寒的刚刚落水昏迷的样子。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突然怀里的季清寒变成了风轻语的模样,穿着一袭白衣,胸口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轻语~”陆容笙猛地坐起来,大口喘着气,闭上眼,脑海里季清寒和风轻语的身影不停地交织着,难以入眠。  推开窗,看了看天空,发现才刚过子时,陆容笙看了眼季清寒所在的方向,不由自主的开门走了过去。  门口守夜的丫鬟看见陆容笙,刚想行礼,就被制止,“先退下吧!”  轻轻的开门,放轻脚步走到窗边,看着熟睡中的季清寒,觉得刚刚内心的烦躁,突然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是柔情和缱绻。  陆容笙看着季清寒粉嫩的嘴唇,不自觉的缓缓贴近,在即将碰到的时候,听到季清寒轻声呓语,刚想仔细听一下她说的是什么,又只剩下她均匀的呼吸声。  轻轻的在她嘴唇上啄了一口,和想象中一样柔软。轻触自己的嘴唇,陆容笙羞涩的退出房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