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愿你给我细水长流

第十章 商讨

愿你给我细水长流 细数雨声 2136 2018-01-13 01:46:52
  与其说他们在聊公司未来的发展,倒不如说肖泽在问,安瑞秋在答。  “我一直想知道,你是如何确定肖氏若是开展新的发展项目,必将一定是娱乐圈。”肖泽说出了一直存在于自己心中的疑惑。  安瑞秋漏出一抹狡猾的微笑,“其实,我并不知道肖氏是否会发展娱乐圈,但是你看,现在作为肖氏的总裁,你已经主意于发展娱乐圈了,说明我赌对了。”  “那你当初为什么来肖氏啊?要知道,我们旗下并没有任何相关产业。”肖泽道。  安瑞秋仿佛想到了当初做出抉择的时候,“我之所以选择它,也许仅仅因为他是一个大公司吧。而这个大公司正处于超饱和状态,一个英明的决策者,必将带领它朝着新的方向前进,而这时,就正需要年轻的人才,作为决策者的协助者去冲锋陷阵。我觉得,这正是我的一个机会和机遇。”  肖泽看着对面的女孩,平时看起来好像无欲无求,其实内里却是蛮有野心的。不得不说,安瑞秋说对了,他现在就需要这种,有野心又有才华的“协助者”。  “周一,到我办公室报告。”肖泽看着安瑞秋,道。  他注意她的每一个表情,他此时此刻特别想知道安瑞秋的表情崩裂的样子。  安瑞秋此时此刻的内心的确十分的汹涌澎湃,但表面却还是一片云淡风轻。  过了很久,久到肖泽的心里都有一丝丝失望了,她还真是长了一张万年不变脸啊。  安瑞秋中午想到自己的对面坐着自家的总裁,但对于他说的,总想要确认一下,免得空欢喜一场,安瑞秋试探的问到,“所以,肖总的意思是?”  肖泽微微上扬着嘴角,道“你以后就不要叫我总裁了,因为我打算把你归入我的计划中,做我的合作伙伴,我提供资金,你提供技术,如何?这样,你也可以借助肖氏的发展获得自己的资金,不用依靠别人就可以过上高品质的生活,而我呢,也可以完全的相信你,毕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安瑞秋知道,正如他所说,自己想要自由的生活,而肖泽想要找到一个完全可以全权托付的技术人员,那么我们必将是合作者,而不是上下级的关系。因为我们有些共同的利益。  不得不说,肖泽之所以选择安瑞秋,正是因为她有足够的野心,而且她不想屈居人下,那么肖泽此刻,就是给了安瑞秋最好的选择。  “阿泽。”安瑞秋直视着肖泽的眼睛,道。她并没有说是否同意肖泽的提议,反而是回答了他的那句,“以后不要叫我总裁了”,所以她现在叫他阿泽。  但是即使安瑞秋没有明说,肖泽却明白了她的意思。的确,跟聪明人说话,就是方便。同时,安瑞秋也明白,即使俩人是合伙关系,但自己还是属于肖泽的下属的,毕竟无规矩不成方圆。俩人必须有正副手之分。  安瑞秋拿出自己的手机,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时间也是过得好快啊,她抬起头,对肖泽说,“那。。。我先回家了,时间不早了。”  肖泽看着安瑞秋那副渴望回家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被自己拐卖的呢。?看着安瑞秋急切的想要离开的样子,肖泽第一次起了一丝捉弄的心思,“作为一个绅士,怎么能不送女伴回家呢?正好,我也开车了,我送你吧。”  安瑞秋看着已经站在一旁的肖泽,此时,他的胳膊上搭着他的外套,不得不说,的确很绅士。  安瑞秋想,也许他认为这是基本素养吧。既然决定了以后都会一起工作,现在只是送自己回家而已,也不想矫情什么了。  安瑞秋从善如流的拿起自己的包包,也站起了身子。肖泽挑了挑眉,看着这一幕,微微一笑,没想到,自己当时怎么突然就有了送她回家的这个想法,这还是自己第一次送一个女孩回家呢,尤其还是没见过几次的小女孩。  肖泽看着走在前面的安瑞秋,感觉还不错。  一路上,对于两个都不是十分健谈的人,可以说,如果再多一个人,那个人一定受不了这么寂静的气氛,但是对于安瑞秋和肖泽来说,他们却觉得这种氛围对于他们来说刚刚好。  一句无话,很快肖泽就到了安瑞秋家的大门口了。  安瑞秋从车里出来,没想到,肖泽也下车了。  安瑞秋还以为他有什么事情要交代,疑惑的看着他,并未说话。  肖泽无奈的看着安瑞秋,默默地递出了安瑞秋的包包,平时看着挺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丢三落四的。  安瑞秋看着肖泽手里的包包,利落的接了过来,连一点尴尬的情绪都没有。  肖泽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了一张自己的名片。他并不是一个随时带着名片的人,平时都是放在助理那里。这张名片还是刚刚他去拿安瑞秋的包包时,旁边不知道是谁放到了车里一打,应该是助理备用的吧。  肖泽拿着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安瑞秋,道“周一来报道,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希望在那天能看到你的计划书。”  所以说,自己明天的假期又没了,安瑞秋纠结的想到。无奈啊,谁让人家是一把手呢。既然决定去做了,也不差这一天的假期了。  此刻安瑞秋并不知道,肖泽是一个多么工作狂的人,如果知道,她绝对是一天的假期都不会退步的。  当然,此刻的安瑞秋还很天真,还在关心一些其他的问题,例如,“我周一需要到我们经理那去辞职吗?”  “当然要去,我们开发的这个企业跟肖氏并没有太大的关系,而是以我的名义创办的。”  安瑞秋表示自己明白了,点了点头,又道,“可是我签了劳务合同啊,我如果去辞职,是要赔违约金的,怎么办?”  看着安瑞秋的殷切眼睛,就知道她希望自己出这份前。  没错,安瑞秋就是这么想的,反正肖氏是你的,他掏钱给肖氏,自己本身就没有什么损失嘛。  肖泽第一次看到这么生动的安瑞秋,此刻,他特别想揉揉她的头,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同时,道“他如果朝你要钱,你就让他来找我,好了,我先走了。”  而此刻的安瑞秋还沉浸在,他为什么摸我的头?并不知道肖泽说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