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99uu优优 穿越奇情 妖妃倾城:邪王请放手

第二十九章:雪叶的苦衷

妖妃倾城:邪王请放手 夏洛伊娜 2287 2018-02-14 19:47:57
  只见一身暗金薄纱裙,头上戴着银叶玉石发簪,两边的耳朵挂着黑珍珠吊坠参银,碧玉滕花玉佩挂在腰间显得晶莹剔透,腰间束着米色玉锦腰带,脚步轻盈。  她推开了那厚重的铁门,四处张望着,娇弱着声音:“有人吗?”  只见雪叶穿着一身粗布衣衫,扛着水桶出来,看见她面露震惊,这不是那姑娘吗?怎么找到这里。  “姑娘,如果你是想抓我回去,我是不会跟你回去的。”雪叶说话向来直来直去,不拐弯抹角。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跟你谈谈。”白霜柔声劝解道,显得紧张不已。  “可我不想跟你谈,请你出去。”雪叶把她推了出去,利落的关上栅栏的门。  白霜站在院外拍着门,我就在这守着就不信她一直不出来。  只见屋内一阵剧烈的争吵声,和碗破碎的声音。  “滚开,我要见我的女儿。”  “娘,你不要闹了,我就是你的女儿,娘我求求你不要这样了好不好。”  白霜显得更着急了,又不停的拍着门,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雪叶,雪叶你怎么了?”白霜大声的叫着,略显担忧。  只见雪叶面容疲惫的从屋内出来,手背上有道狰狞疤痕触目惊心,衣服上都是灰,衣衫也破了一个洞,整个人显得格外狼狈。  “你的伤口需要处理一下。”白霜一脸担忧的开口,看着她显得心疼不已。  雪叶并没有理她,忙着自己的事情,就这样到了晚上,白霜仍旧没有走,雪叶见她这样等着也很烦,说道。  “你快点走吧,天黑不安全。”  “你不跟我谈,我就一直等着。”白霜倔强的开口,不带丝毫妥协。  “那你进来吧!”雪叶把门栓拉下,还是妥协了。  白霜一进来就看到这么简陋的屋子,进入屋里更是单调,除了一张床和一个破旧的桌子什么都没有,看着倍感凄凉。  “你和你母亲就住这么破烂地方?”白霜一脸的不敢相信,打量着四周。  “嗯。”雪叶点了点头。  对这样的生活已经行以为常,本来她不该过这样的生活,她和母亲可以过的很好,但是老天爷就是那么残忍。  母亲的家族遭遇没落,父亲也抛弃了她们,甚至娶了别人,一向温柔的母亲疯了,她们被赶到这个破屋子生活。  为了让母亲能有钱治病,她去卖艺上青楼什么都做过,只要能有银子给母亲治病,她愿意付出一切。  “可以说说你为什么要下毒吗?”白霜一脸疑惑,这么善良的姑娘,为了她母亲四处奔波,不像心思那么歹毒的人。  “你不都看到了,还问我为什么?”雪叶淡淡说道,眸子暗淡无光。  “所以还是因为银子,可是你这样做良心不会不安吗?”白霜柔声开口,带着劝导。  “你什么都不懂,有什么资格说我。”雪叶指责着她,显得很是不满。  “其实我可以帮你,只要你说出即使你的那个人。”白霜继续说道。  “我是不会说的,你请回。”  “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帮着那个人有什么好处,至少我是真心帮你的人。”  白霜直奔主题道,可以看出这个女子并不像表面那么恶毒,只要她耐心开导,她一定能说出真相。  东宫内。  “你说什么?那白霜去找雪叶了?”陆璟飞一拍桌子,从椅子上起来。  “是的,我一路跟踪才知道她去找了雪叶。”侍卫毕恭毕敬的开口,冷汗已经冒出来。  “你现在去把她除掉,不要让她坏了我的大事。”陆璟飞面容带着阴狠,茶杯已经在他的愤怒中碎了。  “属下这就去。”侍卫退出了屋子,面容暗沉。  破旧屋子内。  “好吧,我可以告诉你”雪叶话刚说完,门被撞开,冲进来几个黑衣人,把她们团团围住。  “你们想干什么?”白霜护着一旁的雪叶往桌角退去,已经抵到了墙边,退无可退。  黑衣男子一剑挥下,她们一个闪躲,两人把他们重重推开,往屋子奔去。  雪叶在跑的时候摔了一跤,白霜急忙拉她。  “你不要管我,快走。”雪叶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把她朝门外推去。  只见一把剑飞来,雪叶用身体挡住了那一剑,吐了一口鲜血出来。  “雪叶。”白霜大喊一声,哭出声音来。  只见雪叶用尽了最后一口气说道:“快走。”  白霜拼命往前跑着,她边跑边哭,怎么会这样,她不想的,都怪她,这下线索断了,雪叶也死了,她该怎么办?  “她跑了,怎么办。”一个侍卫开口,询问着另一个侍卫。  “我们的目的是雪叶,不用管她。”另一个侍卫说道,只要真相没有了,太子那边他才能好好交待。  “烧了这里。”侍卫淡淡开口。  只见当晚,一场大火烧了那栋屋子,整了烧了三天,化为了灰烬。  白霜抹着眼泪,她不敢相信那位善良的姑娘就这么死了,可是事实摆在眼前,让她不得不信,而且哪些黑衣人出现的那么巧。  应该是特意找来这里,或许是她的行踪暴露了,都是因为她,害死了雪叶这么好的姑娘。  只听见密林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难道是那帮黑衣人?  “是谁?别装神弄鬼。”白霜冷声开口,环顾着四周。  只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白霜面前,赫然是陆霜寒。  “你怎么来了。”白霜一脸忧伤没有隐去,似乎在怪他来晚了。  “我不放心你,所以来看看,线索找到了吗?”陆霜寒淡淡问道,看着她忧伤的表情,似乎猜出了几分。  “雪叶死了,线索断了。”白霜冷声说道,他可真是冷血无情,人都死了,他还不放弃什么线索。  “看来我来的还是太晚了。”陆霜寒眸光冷寒,现在线索断了,即使知道太子干的,他也没有证据,只会让太子更加嚣张罢了。  白霜没理会他的话,魂不守舍的往前走着,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木偶一样。  “你怎么了?”陆霜寒紧紧拽着她手臂,略显疑惑。  “滚开。”白霜冷声吼道,这么冷血无情之人,是她白霜看错人了。  “那雪叶不就是个平民女子,你至于如此在意吗?”陆霜寒说的轻描淡写,丝毫不在乎那人的死,他只在乎她口中的证据。  “陆霜寒你就这么冷血无情,那也是条人命。”白霜情绪激动的吼道,已经哭了出来。  “生死就在一念间,我阻止不了。”  陆霜寒淡淡开口,眸光闪烁。  他生在皇族,就不能有一丝一毫的心软,就是因为母妃的善良,皇后才一直迫害她,最终撒手人寰。  就是因为他的容忍,太子才会一次又一次痛下杀手,想置他于死的,所以他是做不到善良大度的,因为他只要放松戒备,只会让他死得更快罢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99uu娱乐